林望杰:领受使命为荣耀神造就人 不断装备自己付代价

享誉世界的华裔指挥家林望杰,如何持守他「为主梦想」的初衷?他接受专访时表示,自己从小很单纯喜爱音乐,也从唐崇荣牧师身上领受到福音和文化使命。他到美国专研音乐,接受多位大师级音乐家在钢琴和指挥上的指导,「我就不断装备自己,也付出很大代价」。但他说,这些从来不是为了出名,或梦想未来要指挥世界最大、最好的乐团;而是单单希望透过最好的音乐,把上帝丰富的信息呈现给观众,来荣耀神、造就人。

林望杰:领受使命为荣耀神造就人 不断装备自己付代价

林望杰

专业上有好的导师鼓励带领
足迹遍及美、欧、亚洲,曾任美国克里夫兰、佛罗里达、圣地牙哥、台湾国家交响乐团指挥的林望杰,从3岁半开始弹钢琴,4岁半上教会主日学,就喜欢唱圣诗,听到旋律就会弹奏。11岁时,他开始听唐崇荣牧师布道;13岁就参与唐崇荣布道会中的司琴服事。唐牧师教导,音乐不是我们最高的志向,最重要的是藉着音乐来「荣耀神,去造就人」。

在林望杰去纽约茱莉亚音乐学院进修的前几个月,他还不敢去美国,刚好音乐学院的教授、波兰裔美国钢琴家Mieczyslaw Munz到印尼渡假,听到他的弹奏,鼓励他去唸。Mieczyslaw Munz成为他的老师,也把很多好的传统音乐传授给他;他也向John Nelson学习指挥。

进入耶鲁大学后,林望杰师事Otto-Werner Muller,取得管弦乐指挥的博士学位。他在1982年获得伯恩斯坦指挥研究员殊荣,因此伯恩斯坦成为林望杰指挥生涯中重要的导师。1978年他开始担任唐崇荣国际布道团副主席,以音乐传递福音的足迹行遍台湾、香港、东南亚与北美。

发挥才干须付上代价
林望杰说,上帝给每个人的才干不一样,如果「我希望像钢琴家郎朗一样,那是不可能的」,因为全世界只有一个郎朗。我们要按神所给的才干,把各人潜力发挥到最高境界,最终能「荣耀神」。但要达到「荣耀神」的实际,藉由神给的才干发挥出来,必须付出很多的努力、牺牲代价,甚至靠主去跨越各种困难。

他提到,我们看到很多人成功,只看到他们的「荣耀」,却没看到他们背后付出的努力。譬如郎朗从11岁就开始练琴,直到现在仍在练习;唐牧师到现在仍然到处奔波,随时都在预备讲章。

很多人投入音乐,可能想成为独奏家,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。林望杰在美国常看到有些人很年轻就弹得很好,但是过一段时间就消失不见了,无法再持续。他投入音乐,从未想到要指挥克里夫兰交响乐团,他曾受邀在美国、欧洲、澳洲和东南亚指挥过很多很棒的乐团,「但我们不能一开始从事指挥时,就梦想未来要指挥最大的乐团」,因为那是「可遇不可求」,所给的机会都是来自上帝。

林望杰:领受使命为荣耀神造就人 不断装备自己付代价

林望杰应邀在世界各地指挥交响乐团,把好的古典音乐及上帝的信息分享给众人。

不断充实装备等待时机
「至今我没有停止进步。」林望杰期勉,我们只能不断地充实装备自己,一旦时候到了,上帝给我们机会去做,自然就能得到众人肯定。所以不单只有理想和愿意,而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所以,「如果你唸音乐,要先思考是为了出名、赚钱吗?」也有的人爱音乐,把音乐当成生命的一切,把人生全投入在音乐上,终究「音乐不能满足人的心」。他说,音乐可以把神的恩典、创造带给我们,但不能为了音乐,甚幺都不管。

既然神在历世历代把教会最好的音乐带给我们,可惜很多教会认为这些不吸引年轻人就放弃。古典音乐的价值是经过几百年的历史,仍然保存下来,不像有些流行歌曲,唱过几个月后就被丢弃,但是我们听巴哈的作品,几百年来仍然被保存下来。

六月16日晚上,林望杰将客席指挥音契合唱管絃乐团,在国家音乐厅演出心灵乐篇30「威尔第的凝视」音乐会。林望杰说,他和音契合作多次,就是希望把好的古典音乐保存下来。这次演出威尔第的《安魂曲》,特别的是这首曲子把神的公义、审判,以及神的慈爱、怜悯、拯救表达出来,我们需要脱离罪恶,与神的同在,透过歌剧性的方式让人省思。

曲子非常具有意义和深度,除了有很大的交响乐和合唱团演唱,并有女高音、女中音,男高音、男低音,全用拉丁文献唱。一般教堂圣乐多属于慢板,令人感到庄严肃敬,但威尔第这首安魂曲用轻快的唱法,则是用不同的切入方式。他也盼望演唱会后观众深受感动,让他们知道人人都有一死,而死后审判从上帝而来,唯有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使人不致灭亡,得到永远的生命,因主与我们同在。

林望杰:领受使命为荣耀神造就人 不断装备自己付代价

在台湾带领练唱

把好的传统音乐传给年轻人
虽然离开乐团总监职务,仍受邀在世界各地指挥的林望杰,愿景就是希望把传统好的古典音乐传承给年轻人。他说,很多传统音乐逐渐消失,现代很多音乐没有那种细腻和深度,如何将传统好的音乐保存下来,如同传福音的真理不变,但传的方式和灵活性能不断发展。他认为,台湾的古典音乐水準非常高,但教会本身放弃,只走敬拜讚美路线,他个人并不反对,只是教会也不把好的音乐带出来,就非常可惜。

近年他在印尼、中国指挥,看见不少年轻人来听古典音乐,代表年轻人仍愿意学习。如果越来越多的古典音乐演出给年轻人听,他们就会愿意接受,但若不表演给他们听,这方面的音乐就逐渐消失。现在世界正影响着教会,教会如何成为「头」,能像音乐家巴哈一样(去影响世界各地的音乐),如同明光照耀成为世上的光和盐。林望杰很感谢音契参与演出的成员,将他们的音乐奉献给主,期望如同明光照耀在台湾,也把最好的曲子献给神!

上一篇: 下一篇: